当前位置: 首页 > 特色培养 > 人工智能时代,我们究竟应该学什么?

人工智能时代,我们究竟应该学什么?

2021年12月23日 15:28:23 访问量:186

我们大家都知道,教育的实践,主要关系到教和学两大领域。教主要涉及教什么和怎么教;学主要涉及学什么和怎么学。前者,指教材的内容和教法,后者是课程的内容和学法。教什么和学什么,也就是课程和教材的问题,是教育内容的问题。它是教育的基础性和关键性问题。随着教育重心由教向学的转变,归根结底还是学什么。学什么非常重要,因为课程的丰富性决定了生命的丰富性,课程的卓越性决定了生命的卓越性。一句话,教育内容的高度决定了生命的高度。

   人工智能时代教育有什么新特点?

  在以互联网、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区块链等技术为代表的新的时代,社会呈现了一些非常重要的变化。这些变化对我们教育内容的选择,乃至于对我们教育组织形式——学校的形态,都将带来非常深刻的变化。我认为,至少有6个特点是值得我们关注的:

  社会的信息化。我们已经进入信息化时代,信息爆炸,人类的知识呈几何级数增长,新知识不断涌现。我们在学校里面学习的内容已跟不上新知识生长的速度。

  资源的泛在化。教育资源泛在化,学校不再是获取知识的唯一场所。随时、随地,线上、线下,人人、处处都可以获得知识。学校学习受到了很大的挑战。

  职业的流动化。一个职业干一辈子的时代过去了,新的职业不断出现,一些行业退出了历史舞台。在西方发达国家,大概一个人一生平均有十次以上改变职业的机会。过去学校教育为职业作准备的这样一种理念和形态,也将发生很深刻的变化。很多国外大公司明确不看专业背景,只要求学生具有好的素养。

  技术的赋能化。过去,我们主要是靠自己的大脑在进行学习。现在互联网、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,都在为教育赋能。未来人的学习方式、认知将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。通过认知外包,人的学习能力也会大大增强。传统的以记忆和再现知识为主要目标的教育方法也会发生很大变化。

  学习的终身化。过去,人们的教育基本是一次性完成的,从幼儿园、小学到中学、大学,这样一种刻板式的阶段式的学习将会发生改变,未来的学习则是贯穿于整个人生。从连续性的学习走向间隔性的学习,终身化的学习。

  教育的个性化。在传统的教育中,我们的学习是没有选择的,中小学的教育内容、教育时间、空间都是被填满的,学生很少有选择的空间。未来将越来越注重个性化、多样化的需求,满足不同人群的特色需要。

  未来我们应该学什么?

  英国罗斯玛丽·卢金教授在《智能学习的未来》一书中,重新定义了人类智能,详解了人类智能的7大要素:一是学术智能(academicintelligence),是对关于事物的整体性理解和解决复杂性问题的智能;二是社交智能(socialintelligence),是与人沟通交往和良好合作的智能;三是元认识智能(meta-knowingintel-ligence),是关于对知识及其意义、形成过程的认识智能;四是元认知智能(meta-cognitivein-telligence),是我们对自己的思维、自己知道什么以及不知道什么的智能;五是元主观智能(meta- subjective intelligence),是我们对自己的情绪和动机、人际关系的理解的智能;六是元情境智能(meta-contextualintelli-gence),是我们对自己的身体与周围环境相互作用的方式的把握智能;七是自我效能感(per-ceived self-efficacy),是我们对于自己如何行动的认知以及控制自己行为方式的能力。我认为在未来的教育中,有5个方面应该特别加以关心、加以强化:

  新生命课程,为了生命的长宽高。我们把人的生命分成生命的长度,生命的宽度和生命的高度。教育是为人的生命而存在的,所以,教育首先要解决生命的问题,让人们能够更健康地活着,更有意义地活着。除了生命的长度,我们同时还要关心生命的宽度,成为一个受欢迎的人。关心生命的高度,成为一个有价值、有信仰的人。这些生命的大问题,长度、宽度、高度在我们的教育里都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。

  新智识课程,为了思维的洞见力。我们认为未来的教育要特别强调思维能力的训练,重视以数学和哲学为核心的科学精神、人文情怀和思维方法。我们的教育体系中,文理分科太早,刚性的东西太多,柔性的东西太少,我们的思维能力会受到很大限制。注重培养人的科学精神与人文情怀,尤其注重思维方法,注重批判性思维,这是未来应该解决的一个大问题。

  新德育课程,为了人类的可持续发展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第41届大会期间面向全球发布《共同重新构想我们的未来:一种新的教育社会契约》报告。报告提出了新的教育契约的两项基本原则:第一,就是要确保人们终身接受优质教育的权利。教育要跨越不同时间和空间,进一步增强包容性和可持续性。第二,把教育作为一项公共行动和一种公共利益的功能。教育作为一项共享的社会行动,其目标在于建立共同的目标,让个体,团体,国家和人类实现共同的繁荣,强调超越传统的人文主义,强调构建新的生态系统。环境教育、生态文明教育需要引起高度重视。

  新艺术课程,为了心灵的创造性。美国国家教育科学院,在对 19992000 学年度与20092010学年度的艺术教育进行对比研究时,做过一个有5万多本科毕业生参与的问卷调查。其中有一个问题是:“什么知识最有用?”回答的结果颇为耐人寻味。毕业15年的学生,他们回答是“基本技能更有用”。毕业610年的学生回答是“基本原理更有用”。1015年的这个回答是“人际关系更有用”。而16年以上的提出了“艺术最有用”。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研究课题。

  特色课程,为了个性的张扬。教育是为了让人成为更好的自己。最好的教育应该尽可能满足不同人的个性化需要。未来的课程至少要给学生留下30%50%的空间去满足个人的需要,我们应该动用社会力量,把最好的精英、最好的课程拿来满足孩子们的需要。

   如何改造我们的学习?

  从学校走向学习中心。这是一个教育空间的变革。也就是说,我们不能仅仅在学校里学习。社会就是我们的大课堂,各种各样的优秀的教育资源,优秀的社会精英都将可能成为我们的老师,能者为师的时代将会出现。

  从固定的学习走向弹性的学习。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。前几年,莫言曾经在全国两会上提出要缩短学制,易中天等学者以及一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,也都提出要缩短学制。仔细想一想,我们正规教育的学习时间的确太长了,一个人读完博士差不多要将近30岁了。人的创造力最强的、最旺盛的这样一段时间,其实往往被浪费了。未来的教育必然以弹性学习为基础。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习,什么时候学什么,什么时候休息,应该由每个人自主来决定。我主张工作学习交替进行,因为工作最能调动一个人的学习动力,未来这种传统的为职业准备的学校刚性约束制度会被淘汰。

  从学历社会走向学力社会。卡普兰博士在《反对教育的理由》中提出,教育的很多问题,背后都是一个文凭在作怪。因为这个文凭的含金量实在太高了。人们为了文凭的含金量去取得文凭,而不是为了获得真正的能力去取得文凭。这样一个评价体系,这样一个魔咒不解决,我们其实很难真正开展我们学习的问题,也难以解决我们整个教育的问题。所以我提出,文凭的这种象征意义和符号性,过去是有价值的,因为当文凭还是稀有物的时候有一定的价值,但是当每个人都有文凭的时候,就失去了本来具有的价值。未来应该是一个课程为王的时代。也就是说,不在于你在哪里得到什么文凭,而在于你在哪里学习了什么。你有没有通过学习真正地成长?所以我们提出来要通过学分银行来动态记录一个人的学习经历、成长经历,这样才能让我们能够做得更好。我们的教育就会回到它原来的模样。

  总而言之,学什么是整个教育的一个逻辑起点,一个基础性的、关键性的问题。我们必须把这个问题梳理清楚,才能够解决教育的其他问题。我们的教育需要我们进一步的重新思考,思考的逻辑起点在哪里?是学习内容的变革。

 

(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八届年会,有删节,作者朱永新)

编辑:考核评价处
教育部 中国现代教育网 不良信息 垃圾信息 网警110
ob电竞导播 版权所有 陕ICP备17018201号-1
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3002626号-8
联系地址:ob体育平台
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087
现代教育网 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Copyright 2006-2021 www.grdlock.net , All Rights Reserved
Baidu